• 鄧時代的地下詩人

    前奏 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四川詩人柳如是站在自家門口,舉頭眺望層出不窮的昏黃時空,突然口沫四濺地嚎叫: 劊子手製造血腥的現實!詩人製造血腥的文字! 請問撬動歷史的槓桿在誰的胯下? 毛澤東?鄧小 […]
  • 十月的教訓:俄國革命一百週年

    必須研究「十月」 我們在十月革命(Октябрь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中幸運成功,但就出版而言,十月革命就不大好運了。時至今日,我們仍然沒有任何一部著作,能夠呈現十月政變(переворот) […]
  • 「我要長得像大樹一樣高」: 三聚氰胺

    我們越來越無法搞清楚自己眼前的「盤中飱」,究竟是粒粒皆辛苦,還是粒粒皆問題?會不會造成自身的健康損害,甚或致死? 從母奶到奶粉 雖然並不是每個父母都期待自己的孩子生就「骨骼精奇,是天生的練武奇才」,但 […]
  • 媽…我想我是同志。

    我納悶,妳媽是否跟妳一樣,把朵朵當成家中的一份子。我想不是。把孩子對事情的感知,拿來跟成人比較,這點我一直覺得很有意思。 每當我想起我人生最初十年的家人,就會想到妳、爹地、卡特還有梅.麥克林登,這個作 […]
  • 美國前國防部長培里的核戰危機之旅

    北韓核子危機一觸即發 古諺說,時間不等人。軍事和國家安全危機更是不等國防部長。它們一起併發、喧囂而至。在此以線性方式敘述我遭遇的重大挑戰,其實沒有凸顯多重危機同時併發的急迫狀況。其實我還沒在國防部長的 […]
  • 天河撩亂(摘錄)

    姑姑向時澄揭露祕密的晚上,她過了十二點就提早下班。鴻史在「不貞」門口,與時澄、姑姑辭別;這一別幾乎就是永遠了,涼冷的夜風在三人之間往返奔竄,像在編織離情別緒。 送別鴻史,姑姑和時澄在漸無人跡的街道上緊 […]
  •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人為什麼不能飛呢? 你告訴我一個你的答案, 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的答案。 這個怪老頭,就是我在尋找的哲學老師 我走進上海一家書店,因為路不熟,遲到了幾分鐘,活動已經開始進行了。正好聽到一個滿臉純真的小男孩 […]
  • 睡美男

    序曲 我不能免俗的有了上健身房的習慣,這大概是都市人必然的選項之一吧!雖然我住的市郊有大片可供運動的綠地,但必得要承認,光靠自己的意志與努力,很難達到「運動」的效果。 也就是說訓練肌肉的強度、心肺功能 […]
  • 大自然教導我的生活之道

    夏天,清晨四點,是我們家的起床時間。趁著天未亮,我和老婆已從家裡出發,直奔農場,開始一日的農活。一日之計在於晨,真是農夫的生活寫照。 我們的農場裡,不用除草劑、殺蟲劑,不施化學肥料、生長激素,種子是有 […]
  • 讓自己快速進化的PDCA筆記術

    你是否有過這些煩惱? 「工作速度或品質始終無法提升……」 「雖然長時間持續工作,但卻難以成長……」 「工作上老犯同樣的錯誤……」 「總是遇到同樣的問題……」 「想改變一直無法行動的自己……」 「想學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