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要怎樣才能快樂

peach-812717_1920

正在玩電腦遊戲的時候,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睡了沒有?」

訊息顯示你的名字。

「未,有事嗎?」

「可以出來陪我嗎?」

「老地方?」

「老地方見。」

我關掉電腦,披上外套,還多帶一件更厚的外套,駕車出去。

收音機傳來報時訊號:凌晨二時三十分,氣溫十度。

只有我才會這樣傻,在這樣寒冷的凌晨跑出來見你,正常的都早已躲在溫暖被窩裡倒頭大睡。

你的生活多姿多彩,報紙、雜誌、電視、電影都會見到你的出現,你總是笑臉迎人,不論真心假意,你總是被人稱讚,身邊好友甚多。

我亦清楚知道,只要你心情不好,不論是甚麼原因,你只會找我,因為你只會在我面前才表現得真實一點。

到達老地方,是一個人蹟罕至的碼頭,甚至附近的街燈也特別昏暗,與對面璀璨的燈光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記得你曾說過,因為喜歡這地方的風夠大,吹起來也能使人清醒多一點,而且沒有太多燈光,使你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我走到你旁邊,把厚外套披在你身上,然後退開,與你保持兩個身位的距離。

這厚外套與你的髮飾、化妝,和身上的紅色晚裝裙,顯然是格格不入,但你說過,這是你覺得最溫暖的外套,所以遇上寒冷天氣,我都會預備這外套給你。

你雙手抓緊外套,向著海說:「我要怎樣才能快樂?」

我向著海說:「你知道答案的。」

「我現在擁有的,正是當年我最渴望的,直至如今,我擁有的已比想像中更多,我卻更不快樂。」

我搖頭歎息說:「我們討論這問題已經三年了,我仍是這樣問你,你願意放棄你現在擁有的去換取快樂嗎?」

「我不知道……」你仍然是這樣回答我。

其實你知道,只是你做不到,所以你推說不知道。

我們都沉默了,迎著吹過來的冷風,今晚的風似乎特別冷。

最後我忍不住先開口問你:「明天有通告嗎?」

「有,0800。」

「那麼回去吧,好嗎?」

你沒有回答,但你起步離開碼頭去。

我跟在你的後面,寒風凜冽的這段路上,我仍能清楚聽到你高跟鞋踏地的聲音,帶著無限的哀怨與委屈。

離開碼頭後,你轉身問我:「過來陪我可以嗎?父母去了旅行,今晚只得我一個……我不想一個人睡……」

我點點頭,然後各自駕車,往你的家駛去。

我與你保持著幾個車位的距離,而我與你的關係,多年來一直保持著這種時近時遠的距離。

回家後,你回到房間換衣服及卸妝。

你在房裡叫著:「可以煮個即食麵給我嗎?」

我隔著房門回應:「太夜吃即食麵對身體不好,煮通粉好嗎?」

你不依的說:「通粉那麼多,怎能吃得完。」

我笑一笑說:「你吃不完的都是我善後呢。就這麼決定。」

我不理你的反對,到廚房煮通粉。

當你從房間出來時,我已端上一碗熱騰騰的通粉放在飯桌上。

你換了一件特大的米色衛衣,卸掉濃妝後的素顏,束起馬尾的長髮,一副嬌慵倦懶的樣子。

相比之下,我最喜歡你現在這樣子,這才是真正的你。

你裝作嫌棄的說:「都說過我要即食麵。」

我笑一笑,從容自若的說:「不吃的話我自己吃,反正陪了你吹風,現在我餓了。」

你裝腔作勢叉著腰說:「是我的,你夠膽搶!」

我笑得更厲害,一副毫不害怕的樣子說:「是你說不要的,我拿來吃沒問題呢。」

「我沒說過不要,我說要即食麵吧。」你在我面前做個鬼臉,然後把通粉拿到面前,一口一口的吃。

你吃完後一副滿足的樣子,我相信其實這便是你心裡最渴求的快樂,只是你不會說出來。

「你為何看著我?」

「你的臉還有些未抹掉的妝。」說罷我走進你的房間。

我拿著卸妝棉和卸妝液出來,你已閉上眼睛抬起頭,讓我替你抹掉臉上殘餘的化妝。

看著你這樣子,我很想吻下去,即使我真的這樣做,我知你也不會反對。

我強忍著吻你的衝動,替你把臉抹乾淨。

「好了。」

你打開眼看著我,那眼神好像在說,給你這個大好機會也浪費。

你木無表情的說:「夜了,我要睡了。」

我笑著回答:「好的,我去洗碗了。」

你一臉嚴肅的說:「你進來陪我睡。」

我傻乎乎地問:「那麼窄我怎麼睡?我在外面睡梳化了。」

你仍是板著臉說:「你應承了陪我睡,誰准許你睡梳化!」

我只好舉手投降,乖乖的陪你入房。

我們一起睡在你的單人床上,但實在太擠迫,我只好側身躺著。

你也側身過來,面對面的看著我:「抱著我好嗎?」

我的手搭在你肩上,你也抱著我,枕在我的肩頭上。

你抬頭看看我,突然吻我的臉頰一下,然後笑著說:「晚安。」隨即閉上雙眼睡覺。

聽著你的呼吸聲逐漸緩慢起來,我知你已睡著了。

在你身處的世界裡,四周都是閃光燈和鏡頭,亦有人會想盡辦法來揭露你的私生活,你只能在迎合別人,藉獲得稱讚和認同,以為自己會得到快樂。

其實你捨不得眼前的虛榮,若要放棄來換取快樂,恐怕你又做不到。

或許,你最期望得到的,是有人能了解你,配合你的生活,並為你付出所有,來使你真正的快樂。

 

作者: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