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蕩代表促成改變 Above all, to hustle is to cause change.

stock-photo-ability-achievement-inspiration-improvement-concept-440864122

替出來闖的說句公道話
In Defense of the Hustle

艾德禮安‧桑德斯(Adrian Sanders)∕Beacon共同創辦人

近期有很多輿論談到「闖蕩」這件事,其中批評的聲浪愈來愈高。而被圍剿的最慘的幾件事情包括過長的工時、短期內把過多壓力攬上身,乃至於天真(翻譯:愚蠢)到以為十分耕耘就有十一分收穫,努力就能鍍金。不論是對社會或對個人而言,上述的觀念都「造就」出許多慘劇,尤其自2001年的高峰過後,種子新創根本就是開一間倒一間;開十間,吃土的也是十間。

但何以砲火都集中在闖蕩這件事上?But why all this criticism focused on the hustle?

在新創的世界裡,問題很多樣:從眾的羊群心理、才幹與眼光的普遍遭到稀釋、仇女的兄弟文化、與金字塔下層99%的人脫節等等——但闖蕩不在這些問題之列。真要講,現下新創公司間的闖蕩的精神還不太夠呢。對我來說,闖蕩從來不代表從早忙到晚,也不代表要是比所有人拚命。我覺得不少人都誤解了闖蕩。

常有人以為闖蕩是:

不擇手段賺錢,合法的要賺,非法的照賺。

明明是要比技術,下賭注前卻要裝得自己什麼都不會。

蹦蹦跳跳,什麼事情都像在比賽。

嘻哈文化裡提到「闖」(hustling),那是一種非常道地的美國文化。那說的是錢代表一切,有錢能使鬼推磨。如果今天是要比賽技術,那「闖蕩」就是代表雙方要比詭計多端,要比誰的心機重,要比誰會合法地鑽規則的漏洞;如果今天是運動競賽,那闖蕩就是要為了比賽全力以赴,甚至透支體力演出。

總歸一句,不論你做什麼,闖蕩的意思就是不擇手段去做到一件事情:贏。闖蕩代表一種非常聚焦(而短視)的求勝心與執著。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出來闖的人都會千方百計、無所不用其極地去贏。

闖蕩從來不單純是拚了老命工作,聰明過人地工作,也不是說謊、欺騙、偷取、威逼、拐騙或詐騙裡的任何一樣——雖然我們英文裡講到「hustle」,腦海中會浮現的就是這些涵義。在出來闖的人心中,闖只發生在你贏的時候,只有闖出名號才叫做闖。這代表手段沒有一定,瘋狂地想贏才是真理。

有些人出來闖確實很拚,有些人工作起來也確實很聰明。他們在道德上講好聽叫做很有彈性,講難聽就是貪婪成性,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他們非常自私自利。在新創的世界中,創投的金主會把這些出來闖的人捧在手心,因為這些人代表的是自我中心,愛權愛錢的人格。這樣的個性很常見於獲利了結的歷史脈絡中。這不是成功的保證,但當成是好兆頭沒有問題。

你可能在數以百計的網路文章上讀到出來闖的日子很不好過,付出能有收穫的機會微乎其微。而且考量到必須膽敢冒險犯難,有本事過這種日子的人基本上不會太多。其實說不好過是客氣了,這種日子踏進去,你本人會燃燒殆盡,你原本的生活會崩塌,你對於什麼叫做活著,什麼叫做生而為人的詮釋會愈來愈不清晰。特別是你會一心一意只想著贏——贏不見得好,但你就是很想贏。

既然如此,幹嘛替闖蕩說好話?So why defend the hustle?

闖蕩代表任何人事物只要擋住你的去路,你就是三字經問候對方祖宗。出來闖的人會把何瑞修‧艾爾哲(Horatio Alger)從無到有、白手起家的故事奉為經典,但這在美國明明是個天大的謊言(以統計的機率來看)。偶爾會有人在體制搆不著的地方成功,然後事情就會或好或壞地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要說自己在闖,你得把PayPal的出金(exit money)全砸在荒唐的夢想上,不論你是想要摘星還是做出台電動車輛;要說自己在闖,你得為了別讓火滅掉而把公園的長凳搬回工作室當柴燒,你得冬天煮皮靴果腹。你得為了自衛揮舞著煎鍋,你得像奧德賽智取獨眼龍,得趁教摔角校隊隊長女友數學的時候把她偷走。一個人能產生多大的影響力,闖蕩會告訴你。

闖蕩是當你犧牲所有而一無所獲,是大毒梟埃斯柯巴(Pablo Emilio Escobar Gaviria)被抓去關,是安隆案(Enron),是過去這20年來的金融業,是iPhone的顏色,是黃磚路上一堆人自殺,是酗酒,是物質濫用,是詐騙,是一時衝動就把東西拋棄。

我們鍾愛出來闖的人,特別是在美國。我們會傳誦賈伯斯的名言「優秀的藝術家抄襲,偉大的藝術家直接竊取」,會重看大鳥博德(Larry Bird)飛身從界外拋過頭頂而傳出的助攻有沒有超出哨音,會聽著嘻哈歌手Jay-Z從貧民窟翻身的神話而覺得受到激勵。

有一樣是我必須要說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人,至少不是什麼大好人,他們都只是想贏而已。我們很明顯肯定的是他們單一而志在必得的衝勁,我們心知肚明他們帶著到處走的不是好心腸,而是自私的夢想。我們景仰的是他們的幹勁,他們存在的必要性無庸置疑,他們發明的東西肯定發自內心。把任何一趟闖蕩抓來解剖,你會翻出來的是一只靈魂,是一個人下了決心,是他超越了理性去相信一件事情。

出來闖的人會鑽漏洞,會破壞規則,會把行為的底線與可能性的天際線往下跟往上推。人性能向上突破極限,或是能一再秀下限,經常都是因為這些人。他們要是向善,那就會變成偉人;要是耍賤,那他們就會是把整個美國拖下水的王八蛋說客。

最重要的是,闖蕩代表促成改變 Above all, to hustle is to cause change.

闖蕩就是扭曲規定,打破規定,並且在這樣過程中打敗機率,得到勝利。你可以主張出來闖的人是改變的獨家經紀人,特斯拉(是科學家,不是那間電動車公司)或許發明了很多很酷的玩意兒,但把發明帶到無數人生活中的混帳東西,叫愛迪生。

我們一邊崇拜著出來闖的人,一邊心裡也悸動了一下。對於一心一意堅持創新,人會不由自主產生敬佩之情。超乎個人意志的力量總是在我們身旁,跟我們反方向,所以我們會替扛著木頭跑步的陸戰隊員鼓掌,我們相信冰上的奇蹟,相信籃球裡的最後一擊,相信劇作家的繆斯女神跟新創公司,因為我們希望他們都能贏。在美國,大家都對夏天在家門外擺攤賣檸檬水的小孩沒有抵抗力,大家都喜歡高中裡那些賣午餐券來賺酒錢的問題學生,因為他們懂得嘻皮笑臉讓你沒辦法對他們生氣(媽,我對不起妳!)。

但如果闖蕩本質上是我們大腦中古老的原始本能,那我們這個安和樂利的社會不該除之而後快嗎?

讓我們想想一個人要怎麼創造出來,這裡頭包含了多少必須的過程與事件,一條生命才能誕生。從最開始談起,這一定得有兩個人非常努力。但在這兩個人能會合開始努力之前,你得考慮到這世界上有60億人口,然後這還得再乘上時間與空間的隔閡,再加入一堆環境的不確定因素。而就算天時地利人和讓有情人終成眷屬,你還是有一大堆關卡要磨!

首先有顆卵子必須長途跋涉(而且還得毫髮無傷!)就定位,接著有顆精子必須打敗無數的同伴(過五關斬幾億將);然後就算變成受精卵,你還要看媽媽願不願意受這九個多月的苦難。經過這一切,我們才能看到新生兒來到世上——扭動、掙扎、哭出第一聲,就像在舉手答「有!」向世界報到一樣。從此慢慢長大,他或她還得歷經中學生活的挑戰,才能長成獨立的大人。

人類的受孕與自主的人生,其實是看似不相關的各類主體在拚命闖蕩,最後不斷連勝而得出的成果。所以你想輕鬆過日子,甚至混吃等死我都沒有意見,那是你的自由,但請你別否定或貶低闖蕩,闖蕩真的超重要的!

★跟我這樣做 Act on This

別等,現在就一字字說出你想要什麼

❋ ❋ ❋



❋ ❋ ❋

成功一詞何其空泛,
但你想要的成功多半可以非常具體。
定義「有出息」,把重點條列出來,
加些一翻兩瞪眼的數據指標,
比方說幾歲要成功,年薪多少算「溫拿」。

❋ ❋ ❋

知道確切的目標在哪兒了,
你也就可以來排行程了。

 

自闖經濟學:25位創意工作者拿點子賺自由,教你將創意變事業
The Hustle Economy: Transforming Your Creativity Into A Career
作者: 傑森・歐博霍澤
原文作者:Jason Oberholtzer
譯者:鄭煥昇
繪者:潔西卡・哈吉 Jessica Hagy
出版社:寶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