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總是無法好好愛人,好好愛自己?

mom-940771_960_720

依戀形式與養育態度

父母的依戀形式是如何傳遞給孩子的呢?為何有許多案例顯示,即使雙親健全,在正常家庭中教養長大,仍有不少孩子發展成不安全型依戀形式呢?

關於這個問題,其中一個答案是「與父母的干涉方式有關」。

表現出逃避型依戀模式的孩子,其母親往往缺乏對孩子的感受性和回應性,對孩子漠不關心,與孩子的關係淡薄。

另一方面,表現出反抗/矛盾型依戀模式的孩子,其母親則可能具有強烈焦慮或神經質等特質,有時對孩子過於嚴格、過度干涉,有時又過於溺愛,然而孩子的表現一不如她意時,又會採取冷淡的態度,呈現兩極化的矛盾傾向。這樣的母親無法無條件接受孩子,給予孩子安全感,只會要求孩子必須乖巧懂事。因此,孩子很容易形成時而陰沉時而開朗的矛盾性格。

表現出紊亂型依戀模式的孩子,其母親的特徵則是隨情緒起伏而大幅改變對待孩子的態度。這樣的母親通常精神不穩定,容易出現虐待孩子的行為。

以米歇爾.恩德的例子來看,他的母親具有強烈依戀焦慮行為,父親凡事冷眼旁觀,屬於逃避型依戀。恩德本身的依戀模式更接近與母親相同的焦慮型,為了克服這一點,恩德的性格最終發展成試圖控制周遭氣氛的控制型依戀模式。幸而,恩德至少還擁有母親過剩的愛,與母親之間的依戀關係也算是相對穩定。這一點也確實守護了他的人生。就這層意義來看,下個例子的比爾.柯林頓是否也屬於相同的狀況呢?

無法保持適當距離

依戀障礙者表現在人際關係中的特性之一,就是無法拿捏與別人的距離。不是離得太近就是太遠,無法與人保持適當距離。有時與人非常生疏,即使花上好幾年也無法卸下心防,有時卻能很快與人建立起親密關係,又很快疲於太近的距離而結束關係。即使能夠保持適切的距離,一旦這段關係長久持續下去,又會因為太密切而造成彼此精神上的損耗。

人與人之間距離的調節基礎,建立在每個人的依戀形式上。擁有不安全型依戀形式的人很難與他人保持適當距離,也很難維持對等關係。
擁有逃避型依戀形式的人,為了避免與對方的關係過於親密,人際關係總是流於表面而無法深入。另一方面,屬於焦慮型依戀形式的人則無法拿捏與他人的距離,總會很快將他人拉入私密領域,動不動就和親近的對象墜入愛河或發生肉體關係。至於同時混有逃避型與焦慮型依戀要素的人,在剛開始時會表現得非常生疏,無法與對方坦誠相對,可是,只要稍微提到一點私人話題,就很容易迅速拉近與對方的距離,兀自朝愛情方向發展。

容易注意局部,忽略整體

接下來要談的也和前述「不是零就是一百」的判斷傾向有關。依戀障礙者往往容易陷入某種窠臼,難以客觀看待一段關係的全貌,傾向從局部概括問題。也可以說,他們只能活在「高興」或「不高興」的情緒產生的瞬間。

無論對方給過自己多大的恩惠,只要一度令自己感到不悅,過往交情便會一筆勾銷,轉而全盤否定對方。與這種對象之間的關係,梅蘭妮.克萊因(Melanie Klein)稱為「部分客體關係」。一般嬰幼兒身上即可看見這種關係,不過,隨著嬰幼兒逐漸成長,就能將對象視為整體存在,發展為「完整客體關係」。只要明白依戀障礙是嬰幼兒階段最容易發生的問題,一定就能理解依戀障礙的人無法從「部分客體關係」發展為「完整客體關係」的道理。

另外,約翰.鮑比將克萊因的「客體關係」重新解釋為「依戀」。就這層意義而言,從「部分客體關係」發展為「完整客體關係」的過程,也就可以說是依戀逐漸成熟的表現。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人們逐漸學會用「心」及「人格」等詞彙認識對方,將對方視為一個完整的存在。

舉例來說,請試著想像一位母親噙著眼淚斥責做了壞事的孩子。

仍處於「部分客體關係」階段的孩子,雖然已經能夠將「自己的行為」連結到「受到斥責」,但這孩子學會的只是「做出某種行為就會被斥責」的條件反射,還無法理解「受斥責的原因是做了壞事」,當然更不明白母親眼淚的含意。
然而,已經發展出「完整客體關係」的孩子,此時便能理解母親對自己的行為不只生氣還有傷心。於是,這樣的孩子學會的不只是「做出某種行為就會被斥責」,而是理解「自己做了壞事就會害母親傷心」,連帶著自己也會從中產生悲傷的情緒,進而產生後悔和自責的念頭,引導出真正的反省與改過的行動。

區隔「部分客體關係」和「完整客體關係」的分水嶺,應該可以說是「理解對方的心情」,或者換句話說,那就是「是否產生了同理心」。只看得見一段關係的局部,也就是缺乏同理心的狀態。

依戀障礙者的同理心往往有發展不完全的傾向,不擅長為對方設身處地著想。這和年幼時缺少以同理心與人接觸的經驗有關。

以部分客體關係為重,缺乏同理心的傾向,在戀愛關係之中很容易產生特殊的扭曲情感。在一段健全的愛情中,體貼對方、尊敬對方等內在因素與對方身體的吸引力等外在因素渾然一體,人們愛的是包含對方心靈與肉體的「全體」。然而,依戀障礙者的這種「整體性」經常處於崩壞的狀態,只能對戀愛對象的某部分產生情感。比方說,依戀障礙者可能只愛對方身體的某部分。有的人只愛腿,有的人只愛胸部……等等。此外,也有依戀障礙者毫不關心戀愛對象的「心」,只對外表、家世或學歷特別有興趣。

負面情感或言語往往一發不可收拾

焦慮型的人很容易脫口說出不滿或痛苦等負面言語。一旦說出口之後,狀況更是變本加厲,往往會一時衝動,說出違心的氣話。換句話說,他們的負面情感容易如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一方面恐懼被拋棄,一方面卻又故意用激烈的言詞傷害對方的自尊。這種行為其實來自認為對方輕視自己的被害妄想。看在他人眼中,這種行為當然欠缺合理性,對於曾經付出一切的親密對象來說,那些說詞完全沒有道理。原本一心一意付出支持的親密情人,往往就這樣灰心求去。
此外,焦慮型的人容易陷入負面、否定的情感,即使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會介意很久,花很長的時間生氣,久久無法平復。正因為他們太過恐懼被拋棄,又太想獲得認同,感覺受到輕視時的憤怒才會無法輕易平息。典型的焦慮型情人往往對伴侶或戀人的外遇或背叛記恨數年,不管經過多久還是會拿出來指責。除此之外,他們在工作上也經常給予否決過自己的人負面評價。

焦慮型還有另外一項特徵:他們怒氣與敵意的矛頭不僅對準他人,也經常對準自己。他們常批判自己、責備自己、陷入自我嫌惡的情緒中,很容易轉變為憂鬱症。也就是說,焦慮型的憤怒不僅針對他人,往往也摻雜著自我厭惡。

強烈的矛盾心境

焦慮型在童年時代也稱為矛盾型,容易懷有矛盾的傾向。這裡所說的矛盾,指的是「需求」與「拒絕」兩種心情並存的狀態。

焦慮型的人,從小就在養育者過度寵溺的環境下成長。然而另一方面,只要一不順著雙親(養育者)的意,又會立刻遭到無情的拒絕。可以說,焦慮型的人多半都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長大,因此他們一方面想依賴、希望被愛,另一方面卻也隨時抱著是否又會吃苦頭的焦慮心情。因為小時候獲得的愛並非無條件的愛,當狀況改變時自己隨時可能被拋棄,這種環境造成的焦慮不安,即使成人之後也很難抹消。

在一個以大學生為對象的研究中發現,焦慮型的人對父母或戀人往往同時保持肯定與否定兩種態度,兩者強烈地並存,使他們出現強烈的矛盾傾向。

面對期待與讚賞時,焦慮型的人欣喜之餘,同時也會擔心自己不符合對方的期待,反而因此產生壓力。在某個實驗中,安排了「具有魅力的異性對自己感興趣」與「不感興趣」兩種狀況,觀察實驗對象在不同狀況下處理某項課題時的表現。結果發現,安全型的人在「異性對自己感興趣」的狀況下表現良好,焦慮型的人卻反而表現變差。安全型的人能將他人對自己展現的好感轉換為自信與行動力,焦慮型的人反而因此引起內心的矛盾糾葛,導致注意力下滑,影響工作表現。

有的人一談戀愛就會幹勁十足,也有人正好相反,一談戀愛能力就變差。焦慮型的人特別容易出現後者的狀況。

book2

 

書名:依戀障礙:為何我們總是無法好好愛人,好好愛自己?
作者: 岡田尊司
出版社:聯合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