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溝通的理由

argument-238529_1920

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

「你有沒有遇過這種人?約好某日某時要見面,他事前明知有事或趕不上,卻不儘早聯絡商量,就直接沒出現,讓人等半天!打電話去問時,他若無其事地說:『今天全科加班,所以不能去了。』問他什麼時候知道要加班,居然是上星期!」

有啊。當然有。約會見面還算小事,頂多只是要人空等,有時等人可以坐著等,就算多站一下,也可以安慰自己這是有益健康……這類行為還可以推衍到帶給人更大困擾的,例如:不吭一聲就直接不來上班的員工。

不說明白就片面改為「一般朋友模式」的愛人。從沒提過希望關係如何改善就往外發展的配偶……這類狀況的共同特色是,被堵到詢問「你為什麼沒有出現(為什麼沒有在場,為什麽沒有在該扮演的角色上……)時,他們會若無其事地給個理由,薄弱而無法令人接受的理由,讓人又冒火又困惑:這不是重點吧!你怎麼可以不用說一聲?你怎麼可以不用徵得共識就直接毀了約定?

繼續問下去的話,他會開始理直氣壯,他也開始發怒,接下來的討論就是秀才遇到兵了。放鴿子的人說:「你看!你就是會這樣生氣,所以我不敢跟你說」;違反共識的人說:「我最近很累,沒有力氣吵架」;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總之就是不想解釋,感覺不到他對於關係有一點共同努力的誠意。

而他們抓住的理由是「跟你解釋不會有結果」「你就是那麼強硬」「永遠都是你對」,塞住你善於溝通的嘴巴。

凡事認真的人遇到這種事真的會悶到內傷,想來我們大多討厭甚至害怕這種人。不過,在雙人諮商的經驗中,我也的確看過不少例子,是因其中一方堅持著某些「不可能的要求與標準」,長久下來,另一方命定似地演化為不溝通或說謊,或決定不再繼續原本的關係。

當一個很在意的人說溝通沒有用,不需要再嘗試,「我們繼續在一起只是彼此折磨」時,有幾個人能接受?心裡嘶喊著:你不做那些爛事我們會不愉快嗎?說說看你希望怎麼樣啊!你不給機會怎麼知道我做不到?我要求的事,難道不合理嗎?
不是每個人都習慣或願意修理關係。有人在關係中感到不舒服或麻煩(或純粹只是厭倦)時,並不會要自己變得更符合別人的期待,或許也懶得要別人放棄那些期待。於是他們直接辭職,不,連辭職的手續都不走,應該叫做直接罷工。並且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不對,沒有任何愧疚。他們認為製造不愉快的人是愛抱怨的你,而你認為他們的行為才是不愉快的起源。

我們也可以說,都一樣,雙方都看不到自己有什麼不對,雙方都想照自己的喜好過日子。

到了這種地步,已經不能再用原本的方式努力下去,必須面對自己的原則,有人懊悔自己要求得太多,但就算發毒誓對方也不願意再嘗試了。如果真有覺悟,下次的關係中不要重蹈覆轍。

只是,經過足夠的時間沉澱之後,大多數人最後好像還是肯定自己的原則,對方說的也沒錯:彼此不適合。就這樣。

老人家常說,除非你真是一個不講理的人,若是跟一個真愛你的人在一起,根本不會有這些麻煩。永遠不忍心看你傷心,再怎麼生氣也不會拋下走開。你相信嗎?

我想,如果世界像個荒島,上面只有彼此這兩個人,沒有外力,沒有外務,沒有他人,這應該是個美好的真理。

book2

書名: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

作者: 鄧惠文
出版社: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