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一直都在,你不去想它,它最終也會來找你

reading-1246520_1920

有多少人跟我一樣,生長在一個保守傳統的家庭,父母為生活奔波,為柴米油鹽醬醋茶而打拼,回到家累了不想說話也不太懂得怎麼和孩子聊天,只希望孩子好好讀書,其他什麼都不要多想,然而孩子總是充滿情懷與幻想的。

記得小時候,我說我想當歌星,媽媽告訴我當歌星紅了很好,但紅的有幾個,何況我歌聲沒有特別好聽,要我當興趣就好。喔,原來我除了成績不好,連歌聲也普普通通。

因為喜歡畫畫,我常常在紙上東畫西畫,雖然沒有聽過任何誇獎,但畫畫可以讓我什麼都忘了,畫畫讓我很開心。小學五年級時,數學補習班老師的女兒坐我旁邊,她跟我同年,特別喜歡找我玩,連放學還要跟我回家。數學老師知道我喜歡畫畫,到我家接她女兒時就跟我父母說她認識一個教畫畫的老師,可以介紹我去。我確實去了幾個月,後來爸爸要我先別畫了,好好專心學業。

國中時,我好幾次跟爸爸說我喜歡畫畫、喜歡衣服,想念服裝設計科,我爸什麼也沒說,我當他是答應了,結果填志願時,他叫我去讀應外科,沒有勇氣也沒有信心的我便聽從了父親的指示。

應外唸得不開心,我同母親說想插大改念哲學,我媽聽了神色擔憂,她說她怕我念成神經病。我想我是怕了,我怕我自己想要做的都做不到也做不好,所以,我繼續念應外直到畢業。

畢業後,我做了一些工作,卻沒有一個留得住我的心。因為我的心,始終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我開始晃晃蕩蕩,從二十二歲到三十歲,這八年,我當過補習班老師、做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在咖啡廰打工、在服務業做袐密客、客服人員,也跑到國外打工過,不論我到那裡,永遠有一個問題如影隨行,那就是我到底想做什麼?

沒有關係,問題一直都在,你不去想它,它最終也會來找你。

於是,兩年前,為了照顧剛出生的孩子,但其實也是我真的在職場上走不下去了,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力,每天行屍走肉般地生活。在孩子出生的前一年,這個問題又回來找我了。所以,我離職了,在家帶小孩,也和自己的問題相處著、對話著。我才知道:我害怕失敗,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我如此害怕失敗,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只在乎過程、不在乎結果的豁達女子。啍,我大錯特錯。那是因為過去的我從來沒有做真的想要做的工作,所以我沒有得失心,我的熱情常常只有幾個月,最久的不超過一年。

而原來,從小感到無敵開心,永遠不覺得無聊、不覺得累的文字和畫畫就是我的歸屬,但我從來不敢對它們想入非非,我從來不敢指望自己能與它們朝夕相伴。我一直以為它們只能是我閒暇時的調劑,就像小時候爸媽跟我講的那樣。即便長大了,一切吃穿、成敗看自己,我還是不相自己能在文字和畫畫中得到肯定。

一旦理解到文字和畫畫是自己今生非做不可的,但心裡卻是那麼的害怕,害怕自己怎麼寫也寫不出頭天、害怕自己怎麼畫也畫不出個名堂。也因此突然懂了為什麼有人怕在愛情裡受傷、為什麼有人怕對心愛的人告白,我想是因為害怕失敗、害怕心碎,因為失敗心碎之後,怕自己又走回那晃晃蕩蕩。

好在,畢竟我也沒多少時間在那邊無限迴圈。都那麼熟了,初老症都那麼明顯了我,要快點想通走出去擁抱摰愛,我明白得到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它不能阻止你去嘗試、它不能阻止你做該做的事。而在沒有得到任何肯定之前,你就是你;即使後來得到了千千萬萬的肯定,你也依舊是你。而且,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已是最好的回報。

我是這麼相信著。

所以即使被否定,失敗了、心碎了,睡個覺、休個息、吃好吃的,就繼續上路吧,心還一直跳呢。

作者:陳小北

作者專頁:www.facebook.com/huape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