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太早就有答案,反而會忘了向遠方看。

forking-road-839830_960_720

大約三年前,有位陌生朋友主動邀約聊天。她因為受不了傳統教育體制,也想出去世界闖闖,猶豫是否要休學。身旁親人朋友都不支持休學,因為她已經讀到大四,再撐一年就可畢業。
當時她說自己不知為何要讀書,為何要畢業?即使拿到畢業證書後依然會對未來感到恐懼與慌張。
之後我們斷了訊,她是否有休學,我也無從查起。昨日收到一封來信,正是這位陌生朋友,時間已三年過去。
我非常驚訝與興奮,因為她當時真的鼓起勇氣休學,之後花了三年時間在中國工作與旅行。她決定在今年把中國的工作辭掉,回台灣完成學業。我追問她目前的心情感受,她說要花時間沉澱與思考才有答案。她傳了一篇文章過來,是她旅行途中的感受。
「20150507貴州省榕江縣大利侗寨,外面下著雨。
昨天下午走了五公里,進到寨子,剛到這裡就愛上這了,大多還是木製傳統建築,老爺爺們聚集在橋上聊天,老奶奶背上孫子聚集在身體比較不好的奶奶家閒聊,似乎時間靜止了。孩子沒有戒心的開始一起玩起來,老人把我帶回家聊天。跟客棧家人吃飯喝酒,深夜農忙完的村民,吃飽,盥洗後,到固定人家練起侗族大歌。深夜的侗寨,被女歌隊和老人歌隊劃破原本的寧靜,孩子抱著作業本在風雨橋上跟著哼著,順帶問我作業生字讀音。
今早下著雷雨,寨裡沒有餐廳,只有品項非常不齊全的小賣部,下雨無法幹活,兩名中年男子就這樣望著外頭,一言不發的發呆,跟著這節奏,我在風雨橋上待在,等著中午村民搭伙。生活可以如此緩慢,那我們到底在急什麼呢?不停的規劃未來,一直高頻率的盯著手機,為誰勞動,為何忙?
辭職了,開始旅行。
最近,朋友得知我離職,準備回去念已經無法再拖延的第八年大學,很多人問:那你現在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了嗎?
其實,為什麼休學三年,就會知道要的是什麼了呢?人的計劃不停會隨著遇到的事情改變,想要的東西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有所不同追求。離開學校的三年,經歷許多事情,遇到許多人,和噁心虛偽的人們共事,挫敗,逼迫自己放下,調整生活方式。
無法明確表達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但活得更加真實且有底氣,真實的面對自己和他人,逐漸明瞭自己謀生路上價值所在,及時的行動,更多獨立,不需要任人擺佈,選擇自己的方向,想法落實,邁向更自由的生活。
下午,雨停了。值日生的同學,帶著自家稻草掃把到學校。我往山裡探險去,一直走,走過梯田,不時會看到鳥籠高掛在天邊樹上,寨裡男人儘管一肩挑了百斤的重擔,還不忘另一手提上鳥籠,勞動時,還能有畫眉鳥叫陪伴。
在黔東南的日子,走到喜歡的寨子就住上兩天,調整生活進入慢節奏模式,旅途上的面對未知的緊張焦慮好像都不存在。我還會再回來,跟著你們幹農活,學習跟你們這樣過日子。」
最後,她在訊息視窗上寫著:「我覺得慢慢有點答案」。
是啊,你我都在人生旅途上慢慢前進,無論前方路是崎嶇或平坦,總之都會慢慢有點答案。
如果太早就有答案,反而會忘了向遠方看。

 

 

書名:給回來的旅行者
作者:藍白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