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

CH 連結

在塵濛的早晨帶著微寒惡意的風和細雨在這水泥都市中上了一層詼諧的氣氛,拿著不符合這單調色彩的豔傘走在巷道;濕漉漉的空氣充滿鼻腔,每吸一口都像是在為自己的肺部帶來負擔,滴答滴答的雨滴像是如怨婦般如泣、如訴一般唱的都市有些陰鬱,偶有悶悶如黴的氣味竄出像是沉埋已久的怨氣在這綿綿細雨中大口一吐這多年來曝曬的不甘心,艷紅的傘經過的地方一切都成對比,如沒有那絕對的均衡,只有非正即邪的倔強這樣的強硬特別適合去抵禦這鬱悶的空氣。

曾遙想自己的可能性究竟是到哪,有人說人類的極限是到放棄的那一刻,我一直想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因為我們總是逞強、試著去勉強自己說:『沒事的、真的沒事的。』可是往往在事後我們所承受的比想像中的強烈許多,不是痛楚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痠麻感,想往裡頭搔搔卻又找不到那解脫的點,深怕自己就這樣牽扯了一輩子。

一輩子有多長?一年、十年或者說那就只是一個時間的概念,有些時候會希望一輩子很長、但又有些時候希望一輩子很短,都是取決於那時候的心態是如何。很多時候都說想回到過去,回到那青春無敵的我們;若說青春是無敵、那麼肯定很多的後悔吧!因為要度過一個無悔的青春就如要倒轉時光一樣,不可能因為無敵的我們總是做出許多讓人受傷的選擇,因為知道會是如此,所以更理當這樣;這種感覺我猜想許多人都有過吧!不是因為如何就因為覺得我們年輕、可以去拚、去搏一個可能,至於是甚麼樣的可能我不知道,至少我將我自己付諸在這段洪流當中,也曾失去了自我,他雖然無敵但並不是永恆,總有一次、也只需要那麼一次讓我們從這香格里拉中畢業,會理解到有限度下的自由叫做無敵、在無垠的自由才是真的考驗著我們生活中的智慧以及選擇。

 

『因為無悔所以會後悔、因為會後悔所以才能無悔。』

我們都在某個人身上找尋著一種孰悉的影子或是感覺,我們在可靠的人身上找到了安全、我們在溫柔的人身上找到慰藉、我們在這千百萬張臉孔中尋著一張能讓我們委身的可能;看著父母逗弄著小孩,說著:『這孩子的鼻子真像我。』他們也在自己的後代身上找尋著自己的影子,若說這是一種能夠證明自己曾經活在這世界上的痕跡,我猜想這也似乎有些合理了,因為我們來到這世界上最初的目的為了生存、到最後為了自己所追求的去努力奮鬥著,每個階段都有屬於自己不同的目標;對於我來說童年不是沒有煩惱,只是那時候惱人的事情相較於現在微不足道,年幼的我們擔心著那個玩具帶到學校是不是會不見,這是一種煩惱,但現在我們只會擔心未來出路究竟是一條康莊大道還是如修羅地獄般的苦行,不斷濯洗自己的思想、試著想理出些甚麼,只不過腦經似乎又打了一層結這時候在特深的夜裡,微涼的風帶著輕浮的薄霧,彷彿在嘲笑著夜長夢多的人們,或是更向因為夜裡而腦熱的人們給他一個沁涼的機會去冷靜一下腦門,桌邊的煙八分鐘的壽命也到這裡,起身對著外頭依然亮著的燈鞠躬,感謝這夜夜的陪伴,嘴裡喃喃著說:『真不甘心。』就這樣得向這極端的黑說聲晚安,但面對褪黑激素下我還是得回到那如棉花糖柔軟的床上深深沉溺在其中,看是要去做著另一場美夢、或是下一場惡夢,就如人生一樣不知道正與反的極限在哪,我想我們都在追尋一種分寸,那包含在所有的細節當中,倘若真的有種智慧,我希望我能擁有他去作出不違心的選擇,所以我選擇回到夢中尋那一絲片刻的溫暖,今天我有個夢,就是你我能夠毫無顧忌地去走出這陰暗的深霾,所以說聲:『晚安。』我會在夢中盼著那早晨颯爽的早安。
作者: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