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正要學懂放下的, 不是手頭上的工作, 而是心中對生活的過份壓迫感

petra-679395_1280

短序

我們活著的每一天,
都是人生的原稿,
我們一旦下筆,
便什麼都不能修改了。
然而,我們都在忙亂之中,
將自己的人生,
寫成了一篇亂七八糟的文章。

 

城市的人,是急和亂的奴隸。

山,是奢侈的。可以移去填海。
湖泊,是奢侈的。可以填去擴城。
園林,是奢侈的。可以拆去築樓。
經濟飛騰的璀璨下,
靜下來,比連連勞動更難。
在這樣荒誕的氣候中,
童真漸消之際,
閒逸為我們帶來羞愧。

我也忙,總是覺得很忙。
甚至跟朋友約會、
上教會守安息禮拜、
去一趟旅行,
我也覺得是生活中的忙碌事項。
不需要掩飾,不需要藉口,
隨時隨地,我們總有忙碌的理由。
久而久之,我們未必會做許多實務,
但潛意識告訴我們,
一定要做點什麼,
我們的心,才在狹縫中略為舒坦。

有時我們會忘記了忙碌的原因,
不過,毫不打緊,
馬上,只要亡會呼吸,
似乎我們就會知道。

日復日,年復年,
我們都在追趕著什麼,
卻又不肯定那是什麼 ——
也許是晚年時的安逸吧,
代價,是放棄現在的安逸。

究竟——
我們在生活,還是在搞笑。

其實我們真正要學懂放下的,
不是手頭上要趕交的課題/工作,
而是心中那種對生活的過份的壓迫感。